赛龙式宿命:背后是手机行业与地方招商大背景

来源: 网络整理 | 2017-11-13 14:52 | 人气: 次    

  编者按/来自江西省多个部门的调查人员,正在为赛龙与共青城的“争吵”寻找一种答案,某种意义上,也是一次“政商”关系复盘。一个是刚刚从上一次“死亡”中“复活”的企业,一个是新近建市并雄心万丈的政府,二者从2010年通过招商“闪婚”,到2013年陷入困境,蜜月期结束。此后重组过程复杂,细节众多,双方关系趋于紧张,并最终崩裂。但这一切,若置于手机行业与地方招商的主线条与大江湖中,一切似乎又如同命运般难以逆转,充满隐喻。

  一线调查

  赛龙在共青城的复活与死亡

  究竟是“绑架”还是“营救”,是“正常死亡”还是“谋杀”?江西共青城,一家名为赛龙的企业之死,引发各方针锋相对的“阐释”,造成舆论漩涡,也给招商构建的“政商”关系带来一次特殊的检视。

  整整十年前,总部位于北京的“赛龙”就死过一次,彼时舆论惊呼“手机设计产业旗帜”倒下。代小权接过其深圳部分,三年后,2010年,赛龙在共青城满血复活——从过去的设计主业,延伸至ODM。

  “两个月签约投产”的速度背后,是共青城这座新建城市的招商饥渴,以及,从中央到省里的特殊重视和期待。共青城一度宣称,要成为“北上深”之外的第4个手机产业基地,规划了万亩产业园,计划2015年实现整机产量过亿台、销售产值破300亿元。

  结盟之时,共青城许诺解决两亿元融资——其前一年的财政收入才刚两亿元。更多优惠政策,足以让二者甜蜜启程,飞快推进。此后两年,赛龙税收、就业贡献颇巨,也不断登上地方媒体头条。但2013年,企业走向困境——企业认为地方抽贷所致,而地方则称市场使然。

  矛盾在重组中升级,政府认为给赛龙的融资系国资,不容损失;企业则认为政府这个特殊的债权人,已然超出了其权利边界。双方的斗争,最终被媒体具象化为两个人:赛龙董事长代小权和时任副市长詹政。前者因涉嫌个人逃税被限制自由,后又以公司逃税被公诉,一审获刑两年。后者则在卸任副市长回到学校后,仍被媒体和律师追问,被纪委喊去聊天。

  反观双方,政府招商和企业发展,都曾依靠甚至依赖“优惠政策”,但当市场开始给出更为残酷的选择之时,这种依托优惠政策发展的模式,便有了宿命的味道。然而,中国经济的升级换挡,却恰恰取决于地方政府和企业,能在多大程度上摆脱“赛龙式宿命”的纠缠与禁锢。

  “复活”与“闪婚”

  “中国手机设计研发旗帜倒下!”2007年6月29日,中电赛龙正式宣布倒闭,引发行业媒体惊呼,玩设计的,正在没落。

  当时,中电赛龙仅拖欠物业公司的费用就达400万元,而媒体报道法院查封中的资产只有47万元。员工讲述,实际上当年4月,即已开始拖欠工资。

  Cellon International(赛龙国际),由孙景春等人于1999年11月在美国加州硅谷设立,当年就和中国电子信息产业集团(CEC)在北京成立合资公司中电赛龙(中电赛龙通信研究中心有限责任公司,CECW)。

  2001年10月,中电赛龙并购飞利浦手机研发中心。当年,飞利浦净亏26亿欧元决定重组手机产业——将其设计及制造业务完全外包。当时外媒称,这是一个熟悉的套路:把亏损的东西交给更廉价的亚洲去做。

  伴随收购的,是绑定协议:飞利浦的手机设计必须从赛龙购买。收购之后,2002年,“赛龙系”的发展进入顶峰,员工过千,是世界最大手机设计公司。

  “2004年的时候我们曾经创下了出货1260万部的纪录,那年我们的销售额超过了1亿美元!”中电赛龙曾经的“No.7员工”陈征,在2007年向媒体回顾称,2004年时,中电赛龙通过了美国证监会的审核,已经准备登陆纳斯达克了。

  但高潮转瞬即逝,2005年后,技术革新让手机设计迅速变得容易起来,一年内,毛利从70%跌至30%不到。赛龙的大佬地位随即塌陷。除去这个大背景,赛龙设计在业界闻名的拖沓,也是必死之因。更有与制造商矛盾等原因。

  2007年的那次“死亡”,尾声甚远:当年6月注册成立的北京景山创新通信技术有限公司,由中电赛龙一位高层创立,英文名NOLLEC,刚好与赛龙英文字母次序相反。2015年最后一天,石岘纸业公告欲以17.1亿元购买该公司100%的股权,最终无果,但这曾引发网友对赛龙往事猜测。

  代小权,这位曾经赛龙的高管,在2007年接下赛龙深圳公司,重组,并出任深圳赛龙董事长。2011年初,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,回顾了2007年拒绝老客户飞利浦设计订单的往事(当年也存在另一个版本媒体报道,即赛龙与飞利浦交恶),并表示自己当时坚定向运营商定制方向转移,聚焦拉美市场。

  此后,曾有核心创始人员离开:“他们临走的时候都扔给我一句话,你要是真把这个事做起来了,你就是神人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