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飞:长征,主义之征

来源: 网络整理 | 2017-10-30 16:57 | 人气: 次    

  “滚滚长江东逝水,浪花淘尽英雄。是非成败转头空,江山依旧在,几度夕阳红。”三国如此,玄武杯酒如此,成吉思汗同样如此。它们,都已静静地躺在历史的记忆里,封存在寂寞的《二十四史》中。而83年前的长征,却似乎以另外一种方式浓缩并存续下来。这就是那首唱遍祖国大江南北、被列入“20世纪华人经典音乐作品”的《长征组歌》;这就是1984年美国记者哈里森·索尔兹伯里不远千里来到中国,重走长征路,再次寻访那个“前所未有的故事”;这就是21世纪的今天,一支支的队伍,从中国的很多方向,从外国来到中国,怀着虔诚和毅力,沿着红军的足迹一次次地上路。历史不再是教科书上的一二三四,更是一种“道生一,一生二,二生三,三生万物”式的精神力量。

  关于长征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思考,都有自己的说法。毛泽东曾气冲霄汉地这样说,“长征是历史记录上的第一次。长征是宣言书,长征是宣传队,长征是播种机。自从盘古开天地,三皇五帝到于今,历史上曾有过我们这样的长征吗?……没有,从来没有。”埃德加·斯诺在《红星照耀中国》一书的序言中写道:“读者可以约略窥知使他们成为不可征服的那种精神,那种力量,那种欲望,那种热情——凡是这些,断不是一个作家所能创造出来的,这些是人类历史本身的丰富而灿烂的精华”;并相信“总有一天,会有人把这部激动人心的远征史全部写出来的”。

  那么,长征是什么?有人说,长征是一部中国革命的百科全书。人们从这里领悟着人的潜力、人的毅力、人的创造、人的意志、人的信念、人的理想的无限可能性,从这里寻找着认识、理解和解决中国革命、建设和改革的钥匙。这把钥匙正是红军长征中熔铸出来的长征精神:就是把全国人民利益和中华民族的根本利益看得高于一切,坚定革命的理想和信念,坚信正义事业必定胜利的精神;就是为了救国救民,不怕任何艰难险阻,不惜付出一切牺牲的精神;就是坚持独立自主、实事求是、一切从实际出发的精神;就是顾全大局、严守纪律、紧密团结的精神;就是紧紧依靠人民群众,同人民群众生死相依、患难与共、艰苦奋斗的精神。这种精神,让那段惊心动魄的远征,饱含着理想主义激情、英雄主义气概、求是主义精神、集体主义信念、乐观主义情怀,它是我们理解长征这个前所未有传奇的最佳途径,也是我们追寻长征意义的重要收获。

  什么叫理想主义激情?当年,只有23万人口的瑞金,就有5万多人参加了红军和地方斗争,有3.5万人参加了长征。其中,1.08万人牺牲在长征途中,平均每一公里长征路,就倒下了一名瑞金儿女。因为红军是共产党的队伍,是为穷苦百姓干革命的,跟着共产党走才能打垮土豪,分得田地,过上好日子。就怀着这么一个朴素的信念,无数老百姓争相加入红军,义无返顾地踏上远征之路。四川小金县城旧宅残墙上还可见到当年四川军阀刘湘留下的“红军兄弟回川南,人人能吃大米饭”的宣传标语。中央红军多是南方人,南方人多以大米为主食,即使这样颇具诱惑力的“承诺”,也没能留住这支红军队伍坚定的步伐。也许,他们当中可能有向残墙投向一眼的,但是,为了一种理念和信仰,他们又断然地移开了目光,转身,又一路前行,一路去吞咽野草、树叶、草籽甚至皮带。这样的理想,使这支红色大军区别于中国历史上任何一支军队,也为中国人民革命的胜利奠定了坚实的基础。

  什么叫英雄主义气概?1934年11月27—12月1日的中央红军湘江一役,红军与国民党军队人数对比为一比五,武器之比为步枪、刺刀对比大炮、飞机,战争的残酷性可想而知,但“保卫中央纵队安全渡江”的口号仍响彻阵地上空。负责断后的红34师陷入重重包围,浴血奋战直到弹尽粮绝。29岁的陈树湘师长因腹部受伤被俘,躺在担架上的他,一把扯断自己的肠子,“为苏维埃新中国流尽最后一滴血”。这一战,中央红军从出发时的8.6万人锐减到3万人。红军将士发扬了大无畏的英雄主义气概,粉碎了蒋介石围歼红军于湘江以东的企图,保护了在颠沛流离中寻找出路的中国革命;但也付出了巨大的牺牲,鲜血染红了湘江,以至于当地有了“三年不喝湘江水,十年不食湘江鱼”的说法。这一刻,当我站在湘江边畔红军长征突破湘江烈士纪念碑前时,遥想当年的战争情景,步枪的黑冷、刺刀的雪白、 江水的鲜红、呼啸的炮弹声、厮杀的呐喊声、誓死的口号声……我感觉到了我的热血沸腾,我感觉到了脚下土地的滚烫,我不禁抓起了一把这被无数红军烈士鲜血染红的土壤,那可歌可泣的万里长征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