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治维新那一年,慈禧和曾国藩第一次见面谈了些什么?

来源: 网络整理 | 2017-11-10 09:35 | 人气: 次    

  晚年的慈禧(1835年—1908年)与外国公使夫人

1868年4月6日,以天皇为首的日本新政府,发布具有政治纲领性的《五条誓文》,6月11日公布《政体书》。9月3日天皇下诏将江户改称东京。10月23日改年号为明治。1869年5月9日迁都东京。

同年十二月十二日(农历),曾国藩由两江调任直隶总督,入京觐见。此当是他首次与垂帘听政后的慈禧太后会面。

此时,曾国藩扑灭太平天国之乱已四年。这位历史造就的人物,以书生而带兵,十数年“以杀人为业”,化解了一场王朝危机。

慈禧则由后妃而成为黄幔帘后面、帝国的实际掌权者,也已经有七年之久。

在当日的日记里,曾国藩记下了这次历史性的会面,同时亦是对从咸丰十一年十一月一日(1861年)开始的“垂帘听政”的现场细节实录。

按他在日记中的记载,“皇上向西坐,皇太后在后黄幔之内;慈安太后在南,慈禧太后在北”,他进门后跪下奏称“臣曾国藩恭请圣安”,磕头谢恩,起来走几步然后跪于垫上回话。

在曾的日记里,只写对话人是“太后”,并未注明是东太后慈安还是西太后慈禧。

不过据薛福成《慈安太后圣德》一文所言:“东宫见大臣呐呐如无语者”,既然慈安不善言词,则此番与曾国藩对话必属慈禧无疑。

  慈禧太后画像(左)、慈安太后画像(右)

1868年是个什么年份呢?可以说,在19世纪,60年代于清帝国是最坏的时代,也是最好的时代。

一方面,内战外患并发,太平天国占据东南血沃长江,英法联军烧毁圆明园,《天津条约》后洋人溯江而上,曾国藩比之为“五胡乱华”。

另一方面,曾国藩李鸿章在和太平军的血战中,领教并懂得了船坚炮利,作为帝国第一批富于思考精神和实干作风的政治家们,在四面楚歌中,开始了以军工为主的自强运动。

在三年前,即1865年9月20日,以“制器之器”为目标的江南机器制造总局在上海虹口原美商旗记铁厂设立。

其设备主要由三部分组成:一是曾国藩派容闳在美国购置的机器,二是李鸿章派丁日昌以4万两白银在上海收购的旗记铁厂设备,三是苏州和上海洋炮局的设备。

1867年,两江总督曾国藩以旧局地方狭小,奏请迁移到高昌庙,购地70余亩。江南制造总局有气炉厂、机器厂、熟铁厂、洋枪楼,木工厂,铸铜铁厂、轮船厂、火箭厂,另有库房、栈房、煤房、文案房、公务厅,后建船坞和翻译馆。

美国人傅兰雅、林乐知和英国人伟烈亚力专门翻译有利于制造的书籍。曾国藩视翻译为“制造之根本”,从此产生了一种专门机构,不仅输入了实用技术,也输入了科学知识。

  江南制造总局炮厂机器房

而年轻的慈禧太后,也压制了守旧势力的鼓噪,支持曾国藩所倡导的洋务事业。在这样一个新旧嬗递的时候,两位的会面及对话自然让人浮想。然而,如果日记所载是全部的话,那么这次会见则低调得令人失望。

总结起来,慈禧太后问了三方面的问题:裁军简况、路上是否安静、直隶上任。曾国藩对垂询则只做了最低限度的回答。

在接下来的三天,曾国藩连续觐见,慈禧太后所问,基本上是两大类,一是她最关心的裁撤的军人失业后会不会引发骚乱,一是拱卫京城的直隶的吏治和练兵情况。

只有在十五日的会见中,慈禧提到洋务:

皇太后问:“你造了几个轮船?”对:“造了一个,第二个现在方造,未毕。”问:“有洋匠否?”对:“洋匠不过六七个,中国匠人甚多。”问:“洋匠是那国的?”对:“法国的。英国也有。”

此当是指江南制造总局1868年7月23日下水的“恬吉”号(后因光绪帝载湉继位,为避名讳而更名为“惠吉”),耗费工料81397.3两白银,曾国藩取四海恬波、厂务安吉之意。

这条船的船体和锅炉都是自行制造的,包括当时不具备自制能力的蒸汽机,也是购买的洋商旧机重新整修后装船。

轮船建成后,出吴淞口外试航,直抵舟山而返,显示其航海性能相当不错。9月28日,又上驶江宁,由曾国藩亲自登舰视察,并一路驶至采石矶。

  江南制造总局所造第2艘舰“操江”号